主页 > 国内 >

利奇马上海过境多久

让孩子在幼儿园时期摘果子、玩泥巴,过上亲近自然的生活有多难?聚焦森林幼儿园模式在中国的艰难落地

????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1期,原文标题《森林幼儿园:艰难落地生根》

记者/黄子懿 实习记者/王亮

让孩子在幼儿园时期摘果子、玩泥巴,过上亲近自然的生活有多难?聚焦森林幼儿园模式在中国的艰难落地

森之园的孩子们在摆弄着玩具模型。这天有霾,他们没出门活动(李伟 摄)

一次腾退

2018年冬至日的北京昌平七里渠农场,在阴云中的远山、高耸的枯树、冰封的河水映衬下,空旷而萧瑟。一阵欢声笑语打破了寂静,院子里蜂拥而出上百个孩子,有的踩着树上护具,一步一步往上爬着,偶尔失足摔跤也不喊疼,站起来笑着继续爬。原来这个占地330亩的农场里除了有成片的桑树、杏树、苹果树、散养的鸡狗,还有一个幼儿园,这会儿正是幼儿园的自由活动时间。

七里渠农场原本更热闹。最多的时候,这里共存着近10所幼儿教育机构,六七百个孩子在里面嬉戏打闹。但由于农场土地性质的原因,农业用地不允许开设教育机构,农场内的园子和机构们已在近一月之内先后搬走,只剩唯一一家紫水晶蒙养幼儿园。紫水晶在农场有两个院子,房间门上已被红漆喷上了待腾退的数字。一到下课,就有好奇的孩子们围在这些房屋周围,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这些数字的含义。

“完全不知该怎么办了。”家住回龙观的鲁筱英最近焦头烂额。她4岁的女儿在其中刚刚就读不过半年,却面临着搬迁难题。女儿入园前,她考察了多所幼儿园最后才选定了紫水晶。为此,她把家从北京南城搬到了回龙观,还换了一份工作。

常人或许很难理解鲁筱英的决定。从外表看,紫水晶质朴得甚至有些简陋。园内墙壁已发黄,也没操场和体育用具,只有一处木头爬梯,园外是一片果园。特别之处在于,紫水晶是一座森林幼儿园,在七里渠农场已有10余年之久。与传统教学方式不同,这里倡导解放天性、亲近自然,混龄组班的孩子们可以露营、打滚、摘果子、玩泥巴、喂母鸡粮食……每年,还有定期的“童子军”远征。孩子们会脱离大人几天几夜,跟老师远足并在外过夜,回来后一头草灰、满身泥土也开心无比。用一位家长的话说,这里“没有衣冠整洁的洋娃娃,孩子们都像野生的,浑身脏兮兮”。

让孩子在幼儿园时期摘果子、玩泥巴,过上亲近自然的生活有多难?聚焦森林幼儿园模式在中国的艰难落地

图:盖娅的孩子们在昌平的农园大棚内作画。按照要求,他们将把南瓜从种下到成熟、再到进入人类之口的过程画下来(李伟 摄)

tu: gai ya de hai zi men zai chang ping de nong yuan da peng nei zuo hua. an zhao yao qiu, ta men jiang ba nan gua cong zhong xia dao cheng shu zai dao jin ru ren lei zhi kou de guo cheng hua xia lai li wei she

这是一座森林幼儿园,在农场已有近10年之久,不仅在回龙观周边小有名气,更有诸如鲁筱英等家长跨越大半个北京城来投奔。森林幼儿园于20世纪50年代发源于北欧,后传德国、日本等地。在这类幼儿园中,森林是教室,自然是老师,孩子们或席地而坐,或满山蹿跳,学习多靠游玩,享有绝对主动权。在城市钢筋水泥外,孩子们在广阔的森林自然中,有更多的自由度和可能性。

最近10年来,森林幼儿园也在中国落地,分完全式、混合式、定期式、阶段式等不同模式。由于倡导自然教育,他们多位于城市郊区,距核心区较远。仅在七里渠农场,就曾聚集了紫水晶、自然学堂、乐知学堂、源起自闭症儿童关爱中心等教育机构,不同园子的孩子在此嬉戏互动、好不热闹。

腾退令下达的当晚,这些机构就连夜搬出,或直接停课,或借用在他校教室暂避。紫水晶由于规模较大,被暂时保留了下来。400多个孩子不知未来何从,一些家长开始频繁在网上呼吁、给市长信箱写信,希望在此地保留紫水晶。

“如果按照现行规定,森林幼儿园在中国是不可能出现的。所有森林果园都只存在于农用地、林地或公园用地中,而这些用地都是不让办幼儿园的。”一个看过该区域规划图的规划师家长说,目前只有城市教育用地或商业用地允许办园。“很无奈,孩子们被用地规划困在了钢筋水泥里,自然和童年被分割成了泾渭分明的区块。”

与紫水晶的全日制不同,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旗下的盖娅自然学校也成立了盖娅森林幼儿园(以下简称“盖娅”),但没有固定场地,采用定期活动式——很大程度上也有土地的原因。盖娅拥有两所农园,分别位于平谷和昌平,用地性质都不被允许申办全日制幼儿园。盖娅因此分为小、中、大班,一年分班举行10次活动,地点和主题也各异。

2018年12月22日,盖娅组织了十几户家庭乘坐大巴到达昌平郊外的农园。马兰是园长,她为当日活动定下的主题是“包饺子”,其中有南瓜馅儿——这是一年以来,他们教孩子观察南瓜从发芽到成熟的最后一步。这是大班今年的最后一次活动,有11个孩子将从此“毕业”。

“春天我们种了南瓜种,然后施肥、保水、除草,用两次课收获,再观察什么动物会吃这些农作物。这次把南瓜吃掉,孩子们就能建立完整认识。”马兰是盖娅的园长,她和同事设计了这个课程。她要求孩子们把整个过程画下来,并饭后讲解。一个4岁的孩子看着大人们包饺子用的不锈钢厨具,不知如何表达,就画了一口锅,写上了“不xiù gāng”。

让孩子在幼儿园时期摘果子、玩泥巴,过上亲近自然的生活有多难?聚焦森林幼儿园模式在中国的艰难落地

盖娅的孩子们在室内等着吃大人们包的饺子(李伟 摄)

为何选择让孩子们上森林幼儿园?对许多家长来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对周边现有幼儿园的不满意。2016年女儿2岁时,鲁筱英就在丰台区周边看幼儿园。没有北京户口,能供她选择的多为私立。小区内有一个幼儿园,她从窗户就能望见园内,有塑胶跑道、有塑料滑梯。但鲁筱英看到孩子们每天上午来,下午被家长接走,“几乎不会出来活动”。而就这所幼儿园还人满为患,她没报上。

被朋友引荐去到紫水晶参观后,鲁筱英被农场环境吸引了。她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海伦·凯勒(Helen Keller)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书里,海伦·凯勒讲述自己7岁失明后,家中为她请了一位老师,老师教她语言,带她活动。一次,老师在她手心写下“water”(水)这个单词,但她总把“杯”和“水”搞混。泄气时,还把老师给她的瓷娃娃摔坏了。

老师见此,带海伦·凯勒走进水房,将她的小手放在水管下,让清凉的水滴在手心、流过手掌,后在她的手心画了几次“water”。“不知怎的,语言的秘密突然被揭开了,我终于知道水就是流过我手心的一种液体。”海伦·凯勒写道。从此,她再未忘记这个单词,也像开窍一般,迈向了作家的路。“孩子们需要这体验,得接触自然才能吸收。光跟他讲这个热那个冷,没有体验他是不会懂的。”鲁筱英说。所以她当初坚定地搬家,将孩子送到这里,没想到刚就读半年,紫水晶幼儿园就要腾退了。“孩子们与这儿的一草一木,一秋千一滑梯,早成为一体。现在转园也不现实。”

让孩子在幼儿园时期摘果子、玩泥巴,过上亲近自然的生活有多难?聚焦森林幼儿园模式在中国的艰难落地

盖娅森林幼儿园园长马兰(李伟 摄)

“看见孩子”

2017年,家住北边的李云岭因工作调动搬到南城。搬家后,他一路“地毯式”搜索,看了10多家幼儿园,才找到一家符合自己标准的幼儿园,对方是秉承森林教育理念的机构。从事文化出版业多年的李云岭说,回想自己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工厂化的教育,他不希望女儿再接受模式化教育。

最初选园时,李云岭曾探访过某着名连锁幼儿园,设施特别豪华,但同事孩子在里面,说老师不许孩子上课随便走动,“有了课程纪律的概念”。另外,很多幼儿园老师流动性大,待遇一般,无法保证全心全意。“很多大幼儿园KPI一压,家长一压,老师就要维持秩序,天天就拍些照发家长群里。”李云岭说,“这样孩子灵性会变差。”

李云岭最终选择的是位于北京南城的“森之园”。森之园离家较远,车程有半小时,但不远就是一个占地上万平方米的大公园。2018年12月21日,有雾霾,20多个孩子没出门,都在室内活动。整个上午,他们在屋内喧哗玩耍,声音不止,仿佛想要发泄出那股没在室外消耗的精力。负责人张静说:“只要不是雾霾,都会去户外活动。”

为何很多家长和教育者认为,森林自然教育很重要?一个普遍的说法是,有研究表明,经过森林教育的孩子除了体能佳、体格好、动手能力强外,在合作意识、环保意识和抗挫折能力都比其他同龄人更有优势。森林教育中的孩子也多“放养”,没有太多固定的课程和计划。

2016年,曾从事儿童博物馆工作的张静决定创办森之园。直接原因是,身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她找遍全北京,同样也没找到符合自己标准的幼儿园。此后,张静在盖娅做过半年志愿者,也曾设计体系课程,最后还是根据情况放弃了。她相信孩子们的自主学习能力,并定下规则:每次户外森林活动,都由孩子们自己去商量去哪里玩、如何玩。他们可以听蝉鸣蛙鼓,占丘为王,也能看银杏归根,品冬夏凉热。

幼儿园其中一个主要特色是:没有课程表,也没有“课程”,老师是观察者和陪伴者。“人类从哪里来?人类就是从森林来的。”入园之前,张静会跟家长面谈,说清楚老师不帮穿衣服,也不喂饭,以寻求理念相近的家庭。在她看来,“自然”有两个含义,一个名词,一个副词。

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孩子于其中认识万物,也能体验到生命规律。入园后,李云岭去接女儿,女儿不是捧一把树枝,就是捡一堆石头带回家。一次,李云岭和同事带孩子去天坛公园,秋天的天坛很多树木和落叶,两个森之园的孩子对这些表现出很大兴趣,一起研究观察树叶形状,透过残叶缝隙看阳光。另一个孩子起初还一起玩,但很快就表现出倦怠,不停地找妈妈。“可能是想得到关注和保护。”李云岭说。

进入紫水晶后,鲁筱英也感到了孩子在变。一次,她跟孩子走在路边,孩子突然蹲下,看着路边一朵小花,鲁筱英下意识制止。孩子说:“妈妈,我不会摘它的,我只是想看看是什么花。”冬天来了,孩子还会从家里带小米到农场喂食小鸟,农场很多果树都系上了投食盒。“她好像真的懂得了一些对生命的感悟和感恩,这些东西都是在教学中领悟的。”鲁筱英说。

让孩子在幼儿园时期摘果子、玩泥巴,过上亲近自然的生活有多难?聚焦森林幼儿园模式在中国的艰难落地

森之园森林幼儿教育机构负责人张静(李伟 摄)

对大自然,儿童也有着极好的适应。森之园的公园里有长约2米的45度小石坡,是孩子最爱去的地方之一。张静观察到,一个3岁小女孩刚入学时天天坐在坡顶望眼欲穿。第一周,她颤颤地盯着土坡,双手抱膝,不敢往下;第二周,她看着对旁边爬滚的同学非羡慕,想鼓足勇气而下,但仍犹豫不决;第三周一天,女孩终鼓勇气,屏住呼吸,闭住眼睛,风一般直冲而下。之后,是不能抑制的兴奋和狂喜。

“不用担心孩子们危险,他们很多时候自己会规避危险。”马兰说。盖娅活动也有一座6米多长的山坡需要征服。与森之园不同,盖娅的定期活动都有家长参与,态度各异。最初,有家长看到土坡非常气愤,“你们怎么能让我孩子玩这个?”马兰拗不过,让步让家长一上一下搭帮手,结果孩子们几乎是他们手把手递下的。

后来,马兰学会将家长和孩子分开活动。待孩子们要下坡,她就让家长往山坡看。“你们看看孩子们能否自己下这坡?”马兰对家长们说,“他们不仅能下,而且我告诉你们,他们后面下的姿势,肯定和第一次不一样。”果然,孩子们起初都是连爬带滚,到后面就能迈着双腿冲下了,就这样一步步适应。

“家长都经历过这个过程。”盖娅活动中的家长牙格达说这话时,7岁儿子正在室外一处水塘玩耍——与枯燥的包饺子相比,结冰的水塘显然更有吸引力。近10个孩子围在水塘边,用脚跺、用树枝戳,把约5平方米大的冰块搓成若干块大小不一的冰,用双手浸入冰水捧起,拿着挨个观察。室外的儿子拿了一块冰,试着用屁股坐上去感受,凉得受不了,马上站了起来。

牙格达说,这水塘对她儿子并不陌生。曾有一次,儿子大冬天掉进了这个深过半米的水塘,水面直逼脖颈。其父跳下去捞了上来,打湿了全身和手机。而这天活动,有个4岁孩子也不小心掉下去了。父亲看着湿漉漉的他笑了笑说:“我小时候可比你这掉得更深。”

“家长的变化其实比孩子更大。”马兰一边指屋内的家长,一边指着嬉戏水塘的小孩说,如今孩子们在外玩耍,家长不再焦虑地不时出来望了。近0℃的室外,唯一围着孩子转悠的父亲,是因平时不常来,主要母亲带。“看着有点紧张,要盯着孩子。”马兰望着这位父亲说,很多家长刚来时,只要孩子奔河边稍微走走,家长就立马叫停。

张静把这个转变称作家长“看见孩子”的过程——这并不容易,很多老师也无法做到。曾经,园子里外采活动时来过一位学历高的老师。活动结束,这位老师带着孩子们集合,对着小朋友们说:“孩子们真棒,你们今天表现得很好!”

张静问记者:“你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记者想了会儿,说:“表现得好坏不应拿来评判的?”张静继续说:“问题是‘表现’,那是孩子们自己的活动,不是‘表现’。我们凭什么认为那是‘表现’给我们的?‘表现’两个字,体现出老师把自己和孩子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张静承认,这可能有点抠字眼,但她希望老师、父母和孩子是平等相待的。

森林幼儿园是一个小社会,而儿童世界则是成人社会的雏形。一次,森之园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在公园设置了监狱。这个并不新鲜的游戏,孩子们衍生出了合作、解救、策反。警察把小偷抓完了,游戏就结束了。于是,警察会想办法把小偷放出去。一次一位警察刚刚教育完一名小偷后,另一名警察悄悄来说“你给我金子,我就把你放出去。”张静听了难以置信。“一个4岁的孩子,竟然懂得索贿了。”

园里对“打架”也持开放态度。张静将其视为孩子们社交学习的机会。“幼儿园阶段是没有霸凌的。”不久,森之园转来一个男孩,或许是由于初来乍到,他刚来时展现了很大“破坏力”,被小朋友称为“雷克拉”,源于孩子们喜欢的一本书《雷克拉毁了它》,讲述的是一个毁掉别人积木的小恐龙的故事。“雷克拉”做的事和书里一样。

一日在小水池旁边,一个4岁的女孩安静地玩着水,女孩入园时害羞胆小,有小朋友说话大声了都会被吓哭。“雷克拉”走近水池,蹲在女孩旁边,突然对着女孩撩起水,弄湿她一头。但女孩并未惊慌生气,她用手抹一把脸,看着“雷克拉”说:“你是想和我一起玩儿吗?”“雷克拉”惊愕间点了点头,两人玩起了倒水游戏。

让孩子在幼儿园时期摘果子、玩泥巴,过上亲近自然的生活有多难?聚焦森林幼儿园模式在中国的艰难落地

室外结冰的水塘更能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他们后来齐心把这块冰弄碎了观察、玩耍(李伟 摄)

自然的疗愈

森林幼儿园中的自然教育,也正被应用到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身上。比如,患有自闭症的儿童们。

从七里渠农场搬离后,源起自闭症儿童关爱中心在离昌平城区40分钟车程的郊外,找到了暂歇处。2018年12月20日,十几位源起的自闭症孩子,站在智光特殊教育学校的大厅内,与来自拉美大使馆的数位外宾联欢。这些年龄跨度3~13岁的孩子们表演了吹笛、唱歌、朗诵,他们口型整齐、吐词清晰,远看与常人无异。

但在台下,一位10岁左右的少年不时放声大叫,进而哭泣。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少年癫痫发作。周围老师立马将他扶住,把他唤醒。“自闭症的孩子对环境极度敏感,他们不适应这个人多的新场合,会有各种反应。”老师如荟说。

如荟是源起的创始人和老师之一。几年前接触到自然教育理念后,她的团队将此理念和方法运用到自闭症的关爱和教育上。2016年,源起成立,在七里渠农场建立疗愈基地,与紫水晶为邻。一栋300多平方米的房子与农场的330亩土地,成了数十位自闭症儿童的疗愈乐园。孩子们在此种地、爬树、磨豆腐、喂食动物等。

一般来讲,自闭症的孩子敏感、紧张,并极易放大情绪,难保持长时间专注。从这次表演效果看,进步显着。表演前,如荟刚给他们上完一节一小时的正常课程,秩序正常。而过去课程一度是15分钟一节。“你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就大叫了、就大哭了。”如荟说。

进步最明显的一个孩子今年13岁,名叫正宇,四年前送来,是中心最大的孩子。如荟至今都记得,正宇被送来的场景:一个9岁的男孩像一只猴子那样趴缠在父亲身后,因为紧张,他小心翼翼地探头观察,不断抓捏着父亲的脸,父亲无可奈何。母亲的脸曾经被抓烂,她一度将头发剪短,免得被抓秃。

交谈后如荟得知,正宇家庭条件较好,父母曾辗转于广东、江苏等地的特殊学校求助,但孩子待不住,大闹过课堂。对于传统的特殊教育课堂,如荟很熟悉。她曾是北京某所公立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见过了里面诸多“训练式”的教法,她觉得不对路。

在那里,部分特殊孩子课业压力也很大,有的也要正常参加高考。教室内一天要上九节课,一节课45分钟。如荟认为,这种方式明显不符合特殊孩子的需求,“却是符合家长的内心期望的”。

如荟因此会问家长:“你们把孩子送过来是有什么期望吗?”很多父母说,希望儿女能快乐。如荟一听,说:“你们再回去好好想想吧。”家长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实话:“我们还是希望他能有进步的。”

进步谈何容易。正宇有严重强迫症,父母列了一个清单:不能吃炒饭和饺子。每次吃这两种食物,正宇都把青菜、肉、饺子皮等挑出来挨着分好,才吃下去。还有很多次,课程临时有调,正宇不能接受,直接躺在地上,谁叫唤也不起来。刚接触时,他至少有三次,在两秒钟内,用手猛然将如荟的头朝下往地上按。

转变始于自然。为了疗愈,正宇的父母从南方搬到北京,在中心附近租了一个农家院,过上了农村生活。如荟让父母在院子内弄了一个沙坑和一个泥坑,这后来成了正宇最爱的地方,经常在家滚得一身沙泥。而用餐时,如荟也会故意安排饺子和炒饭,也不强迫,任正宇摆弄着饺子和炒饭,一顿饭能吃上四小时。久而久之,正宇感到时间的流逝,逐渐改掉了习惯。

“得给他一个自然的环境,在这环境里,大家的状态是松弛的。”如荟说,中心该基地曾辗转多地,搬过小区、租过别墅,但都没农场的自然环境好。“孩子有时控制不了情绪,需要一个大场地去释放。”在农场,孩子们每天早上到达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绕场去跑步40多分钟,然后回来上课,进而是20分钟户外活动。土坡、沙坑和果树,仍是孩子们最爱的地方。

北京一家知名小学曾在中心做过联谊活动,要使用铁锹锄地,给菜地扎上栅栏。这家小学的孩子来了很兴奋,但又不会用铁锹,一个孩子很快手就破了,于是哭着叫着妈妈。“哟,这还得了。”爸妈一看,赶紧给大家买了100副手套。“许多城里孩子现在没这样的机会了。”如荟感慨着。

2018年,看着孩子们越来越大了、行为也趋向正常,如荟试着带他们出门游学,先是苏州,然后安徽、西安。许多自闭症孩子有脾胃、肝脏问题,身体更敏感。呕吐、腹泻是常态。小琦就是其中一位,但一次西安游学后,家人发现孩子腹泻减轻了。原来,他更适应吃面食。

“孩子比以前好点了。”小琦母亲说,自家孩子的情况属中等偏下,但她能感到进步。过往,如荟让她家晚上8点半必须上床睡觉。“不可能。”她当时答道。孩子入睡特别困难,有次半夜12点还没睡着,因此情绪失控。而几次完全脱离父母的游学后,孩子变了。如今很多个夜晚,过了8点半,当她忙完会发现,孩子能自己更衣独立入睡了。

何去何从?

盖娅大班的这后半年活动中,孩子已上小学。马兰明显能感到,家长们的新一轮焦虑来了。一次活动,马兰通知家长们带上两个本子。很多家长一听后就问:“应该买什么本子?多大的?厚度多少?什么颜色的?需要有线格子吗?”

森林教育并非万能的,甚至是有短板的。倡导回归自然的理念下,家长们也有担忧:在应试主导教育体制下,习惯了在接近原生态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会不适应,甚至掉队。孩子在园内的最后一年时,紫水晶会成立一个毕业班,准备毕业和幼小衔接。一位家长说,升至毕业班时,孩子有时会流失2~3个。

园方每年会组织一个说明会,邀请已升学的家庭回来座谈,分享经验。至少,受邀回来的很多孩子和家长,都顺利完成了转变,不乏在名校就读并成绩优秀者。“很多毕业家长说,最多1~2月他们就能适应了,而且比别的小孩思维更活跃。”前述家长说。

焦虑并非只是家长的,更有教育者的。2018年,森之园开办第三年,包括她自己儿子在内的很多孩子即将升学,张静曾有过自我怀疑,这种教育方法究竟是否合适国内环境。纠结下,她选择去日本的森林幼儿园考察。“我想去看看,什么都不教的孩子上学后究竟是什么样。”张静说。

日本森林幼儿园的发展让张静感慨。他们历史沉淀更久,也更“自然”,有些甚至没实体教室,以天为顶,以草做地板。如果下雨,就找一个亭子听雨。日本教育者们告诉张静,多数孩子升学并未表现出太大不适应,甚至后劲更足,这让张静明朗了起来。“我们要相信森林教育带给孩子们的面对困难、解决困难的能力。”她说。

“现在国内做的,还都只是停留在很初级的阶段。”马兰也去过日本考察,她这样评价国内目标的发展阶段。除了模式多元外,日本还更加注重本土意识。一所富士山下的幼儿园,会围绕着富士山做三年活动,探洞护林,在培养孩子体魄和性格的同时,也培养其本土和环保意识。

马兰的下一步计划,还是想把盖娅做成全日制幼儿园,以更好地践行理念——目前看来仍遥遥无期,土地仍是最大的困扰,这是当下所有森林幼儿园都面临的难题。在寸土寸金的超大城市,严格的规划和昂贵的土地,暂时不允许森林幼儿园如雨后春笋般生根发芽。

前述从事城市规划行业的紫水晶家长透露,根据规划图,七里渠农场腾退后可能会用作公园绿地使用,“反正不是农地了,是城市建设用地”。而这,也正是一些森林幼儿园应对土地问题的方案,即依托公园而生。盖娅在初班时多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活动,森之园则直接开在公园附近,孩子过一条马路,就能去畅游。

采访中唯一曾解决土地难题的,是一家门头沟区森林幼儿园,租用了当地乡村小学的曾用地。但也因规划原因,这块土地被征用,幼儿园刚搬了家。负责人因暂未安定婉拒了采访。他说,在成都和广州有顺利办学者,花高价拿下一块性质符合规划的土地,将其打造成森林的模样。由于成本高,这类学校普遍走贵族路线,每年学费高达20万元。

无论森林幼儿园未来何去何从,孩子们的未来终究是要融入社会的。对于未来,父母们的选择与其他家长无异。有北京户口、具备条件的,多选择公办小学;外地户口的,准备公办的同时,也在为上私立小学做准备。

李云岭说,他将优先考虑公办小学。“她迟早是要融入这个社会的。”李云岭指着下园内的一个玩具帐篷说,“不可能永远保护她,像这个小房子一样。永远待在这里,你会看不到别人。”他最希望孩子学到两样东西:第一是如何做选择;第二如何跟人协作,而多数的协作必须在整个社会大环境里方可完成。

对源起的自闭症孩子,家长们也有自己的思考。正宇的母亲,最近不再接送孩子了。家里租用的农院距离校车站点不远,她开始训练儿子独自坐公交车往返,目前已有一月有余。自闭症鲜有完全治愈的可能,但她希望儿子具备基本的自理能力。“如果不搬家,正宇以后说不定能做农场的一个园艺师。”如荟说。

对于森林自然教育的功效,家长和教育者也表达了自己的审慎。李云岭说,孩子原本就在一直进步,这是他们的天性,在茁壮成长完成对世界无尽的好奇和探索。“孩子的成长是不可逆,也不可假设的。”张静说,“很难说,在不在森林教育中长大,孩子们会有什么不同。”

盖娅活动这天,马兰为每位小朋友发了毕业奖章。他们拿着奖章,争相给爸妈展示,笑颜绽放。颁奖结束后,需要全体合影。马兰问了一句:“咱们是在室内还是外面合影啊?”孩子们齐声答道:“外面!”

(文中如荟、家长和子女姓名均为化名)

当前文章:http://www.bjfdjj.com/o7ob/65593-118501-31896.html

发布时间:09:10:47


{相关文章}

神秘名单爆上市企业“问题” 已有公司作出回应

????

【TechWeb】日前,一则“劲爆!516家上市公司问题名单外泄!(附完整名单)”的文章在社交网络平台疯传。其中,漫威特效曝光_时时彩后一七码倍投表新闻网大族激光(002008)、恺英网络、浪潮信息(000977)、捷顺科技(002609)、拓维信息(002261)、掌趣科技(300315)、迅游科技(3004河南女考生志愿遭篡改_时时彩后一七码倍投表新闻网67)等公司联想笔记本位_时时彩后一七码倍投表新闻网“上榜”。

该文章称:“任何公司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问题,有些问题是大公司的通病或是行业通病,但有些问题就暗藏地雷,甚至是大股东不断制造或掩盖问题,这样的公司就要尽量规避。比如像涉及到股权质押爆仓或债务违约的公司,近期全部爆雷。董事长失联、财务造假、股民索赔、商誉减值、王俊凯代言香飘飘_时时彩后一七码倍投表新闻网疯狂减持、非标审计报告等等问题也要尽量规避。”

TechWeb注意到,在财经互动平台,有投资者提问该名单中的海南瑞泽(002596)(002596.SZ):“516家上市公司问题名单外泄这一问题,其中海南瑞泽榜上有名,月底财务报表出来后会评选国家功勋和国家荣誉评选通知_时时彩后一七码倍投表新闻网不再来个什么业绩大幅下滑,接近亏损的边缘呢!公司一年的净利润不足一个亿,跟农垦的合作需要30个亿,公司的市值才70亿左右,望公司给投资者一个解释。”

对此,海南瑞泽回复称,公司按照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于2019年3月26日修订的《中小企业板信息披露备忘录第1号:业绩预告、业绩快报及其修正》的规定进行半年度的信息披露。公司参与的马术文化小镇项目投资额为人民币30亿元,项目建设期为72个月。公司占项目公司的股份比例为30%,预计投资额为人民币9亿元,分72个月投入,平均年投入为人民币1.5亿元。开展赛马运动在海南省是全新的项目,政策性很强。《海南赛马运动发展规划》正式文件目前尚未颁布,公司将了李小璐与贾乃亮_时时彩后一七码倍投表新闻网根据项目实际进展情况,履行相应的决策和审批程序,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有市场资深人士认为,虽然专业人士能一眼辨识这些信息的实际参考价值不大,但由于大多散户投资者的识别和判断能力有限,在目前的市场环境和投资者结构下,此类负面名单或信息的传播对市场整体的信心还是有着较为不利的影响。

该人士表示,在各种信息纷繁复杂的当下,投资者千万不要偏听偏信,而是应当保持定力,立足于公司信披进行风险识别。

????

????

????

????

(责任编辑:王荣智 )

????

????

????

????

????

【责任编辑:admin】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